资讯>在线教育>徐辉:我们希望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开放大学?

徐辉:我们希望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开放大学?

撰稿:
韩波
发表于:
2015-01-12 13:20
作者:
韩波
原文链接

  2012731日,国家开放大学在人民大会堂揭牌成立,实现了从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到国家开放大学的华丽转身。然而,“转身”容易,要实现“开放大学”的战略转型,尤其是要建设成世界开放大学体系中的一流开放大学,应该说是任重道远。

  一、南非大学的成功经验

  世界各国的开放大学,总的来说分三种类型,第一类呈现人数规模“大”的特点,第二类不仅人数规模大,而且教学质量“优”,第三类不仅人数规模大、教学质量优,而且学科研究“强”,不仅教学做得好,在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上也有一套,水平高,有特色

  南非大学大概属于第二种类型。2003年我曾应邀专程前往位于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的南非大学总部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专项研究。南非大学是南非最古老的大学,创建于1873年,后来发展成为一所专事远程教育的开放大学。在我访问的那一年,南非大学的注册学生人数接近142012年已经达到33,占南非全国在校大学生总数的30%左右,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巨型大学”。除规模巨大外,南非大学在质量保证方面下了不少功夫,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要知道,开放大学要做大规模相对容易,因其入学门槛较低,但远程教育要保证教学质量却难度较大,这是开放大学和远程教育普遍面临的世界性难题

  南非大学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件事,是它敢于自我加压,向国际标准看齐。经过多年努力,它终于在2002年获得了享有国际声誉的美国“远程教育培训委员会”(DETC)的资格认证,加入了具有国际质量声誉的开放大学集团行列,这在整个非洲大陆开创了先河。DETC的标准相当苛刻,没有过硬的教师队伍、教学管理、教材体系和学生满意度,是很难获得资格认证的。现在南非大学能够吸引世界上130多个国家近3万名海外学生注册学习,说明其教学质量享有国际声誉不是一句空话。

 

  二、英国开放大学跻身研究型大学行列

  开放大学因其规模巨大,教学任务艰巨繁重,要达到质优水准实属不易,要同时“做大”、“做优”、“做强”更是难上加难。英国开放大学可以说是世界上极少数达到这一层次的开放大学属于我所说的第三类开放大学英开虽然只是创办于1969年,比起其他大学的历史要晚许多,但它却是世界现代开放大学的先驱,著名的开放大学四原则“人群开放、地域开放、方法开放、思想开放”就是英开首先提出来的,后来也成为所有开放大学的基本办学理念

  上世纪80年代我去英开总部访问时,当时主要关注的还是远程教育如何保证教学质量等问题,没想到现在回头去看,“英开已经理直气壮地跻身英国研究型大学行列据称已进入英国大学50据英国“研究卓越评估框架”(REF)近期发布的结果,英开72%的学科项目研究达到世界领先或国际卓越水平,音乐、戏剧、舞蹈和、表演艺术(包括史学研究影响力)进入英国大学前10名,教育、艺术和设计进入英国大学前20名,企业管理、计算机科学和信息技术位列英国大学前三分之一。从英开聘用500多名专职研究人员并招收1000余名研究生参与研究的情况看,英开“以研究为核心”(Research is at the heart of The Open University’s work )的办学主张绝不是广告噱头。

  当然,英开最有名的还是其优秀的教学质量。2005年、2006年和2012年英国大学生满意度调查中,英开独占鳌头(2007年排名第二),甚至超过了牛津、剑桥、帝国理工等老牌名校,足见其教学的功力。至于说到规模,英开多年保持20万以上的注册生人数,其中也包括上万名欧盟国家及其他海外注册生。英开与BBC的合作超过40年,制作的教学节目每年都有数千万受众观看。

  三、为什么美国不建广播电视大学?

  经常有学者和我一起探讨,为什么美国当年不建广播电视大学的问题。我认为这与英美高等教育发展策略不同有关,英国长期信奉“精英”型高等教育,而美国则一直推崇“大众”型高等教育。在上世纪90年代高等教育改革之前,英国社会上被关在精英型大学门外的人很多,高等教育机会严重不足,开放大学满足了他们继续学习提升学历的愿望。

  美国则不同,大学众多,体系开放,机会充足,许多大学都有招收成人学生和进行函授教育的传统,因此没有必要单独成立一所广播电视大学来满足社会需求(后来出现的私立凤凰城大学有所不同,它以网络教学为手段,以营利为目的,教员基本兼职,虽然课程标榜经济实用,但大量的课程达不到高等教育水准,只有不到六分之一的毕业生能够达到官方确认的毕业标准。)

  为什么近些年来美国著名大学“慕课”(大规模开放式在线学习)发展迅猛,远超英国,也与美国没有“英开”那样的开放大学有关。在英国和南非,既然已经有了一所专事远程教育的开放大学,其他大学都对它们保持尊重,“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也有利于不同大学之间保持职能相对专一,尽力做好自己能做和应做的事情

  四、中国的国家开放大学的特点

  中国的国家开放大学第一个特点是“规模超大”,可以说是世界开放大学中的“巨无霸”,注册学生规模超过350万,其中本科生超过100万,专科生超过250万。

  这样一所“超巨型”大学,需要多少教师、教辅人员和行政人员作支撑啊?实际上真正属于国开自己招聘的专职教师队伍人数很少,不到300人,教辅人员和行政人员也不多(2012学年英开全职教师超过1100人,教辅人员超过3500人;南非大学教职员人数超过5700人)。

这样一支人员队伍能够挑起这副超重的担子,秘密在于它不只是一所大学,而且是一个系统(全系统的教职员工人数超过12万),这一点可以说国开的第二个特点,也是区别于国外开放大学最显著的特点。44个省级(包括副省级)地方电大都是原来中央电大的分部,大量的地方电大学生都是中央电大开放教育的注册学生,许多教师都是中央电大的兼职教师,许多毕业生拿的都是中央电大的文凭。

  30多年来,中央电大像一头老黄牛,在高等教育的边疆默默耕耘,辛勤劳作,累计培养了950多万本专科毕业生,开展非学历教育培训6000多万人次,实际上靠的是系统的力量,而非一所中央电大的力量。顺便说一句,中央电大和地方电大对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作出的重要贡献,一直以来没有得到主流体系应有的重视和适当的评价,这一点今后应该加以改变。

  五、国家开放大学的未来道路

  未来“国开”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在继承中创新”,重点是继承,并以技术创新辅助继承,实际上是继续做“盟主”,走老路。在大力发展信息化技术的同时继续依靠系统办学,依靠国开的引擎拖动整个系统列车的前进。未来这条老路是否还能继续走下去,很难说。毕竟现在中国高等教育早已进入“大众化”时代,许多省市高考录取率超过了80%,机会问题已经让位于更迫切的质量问题。此外,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地方电大(有5所已经转型为开放大学)已具备一定实力,有能力独立举办专科层次(包括部分本科层次)的学历教育。未来一定要继续把它们绑在国开的战车上前行,合理性和必要性有待商榷。

  第二条路是“在创新中继承”,重点在创新,以继承支撑创新,也就是说做“头雁”,重引领,向世界高水平开放大学看齐,不仅要“做大”,更要下苦功“做好”,“做强”

  首先应重新定位,既然是唯一一所“国字头”的开放大学,那就应该做全国开放大学的标兵和榜样,把地方电大能够做的和应该做的交给地方电大,集中精力开辟出一条符合国情的高水平远程教育之道,尤其是要闯出一条发展高端远程教育的道路。

  第二,努力建设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数量充足的专兼职教师队伍和后勤保障队伍,以适应高水平开放大学建设的需要。目前这种情况,地方电大机构独立,人事自主,教师聘用权不在国开的掌控之内,教师标准或素质要求差别很大,要建立高标准的教学质量保证机制,保证统一教学质量要求,是根本做不到的。

  第三,特别应在“做强”方面下功夫,国开应该根据开放大学的特点,围绕远程教育的专业建设,大力加强学科建设,逐步做到以先进的科研成果带动教学发展,以教学创新促进科研的深化。英国开放大学和南非开放大学都可以开展博士层次的学历教育,都能够得到国家高层次的科研项目支持,我们没有理由让国开一直定位于低层次的学历教育和非学历培训。政府部门和国内其他大学也尤其应该给国开更多的尊重与支持,帮助国开办成一所远程教育领域的世界高水平大学,促使它在我国学习型社会和教育信息化建设中发挥独特的引领作用。

  第四,走新路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重建国开与地方电大(开大)的关系,如何确保独立的国开——区域中心——教学中心系统的完整性和运作的有效性。毕竟,鉴于国开的声誉与水平,绝大多数远程教育学习者还是愿意选择到国开注册学习。但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可以不必过于担心,相信大多数地方电大还是愿意继续与国开合作,成为国开的区域教学中心。当然,国家队与地方队的合作关系还是与以前有所不同的。国开应与地方电大确立新的“利益共享”伙伴合作关系,在条件成熟时牵头建立自己的“认证制度”,建设符合国情的开放大学教学质量保证机制,推动地方电大建立和完善质量保证制度,提升开放大学的远程教育水平。从国际经验看,这一点很重要,从我国开放大学系统的实际情况看,这一点也很必要。

阅读消耗积分:
0
浏览数:
961
评论数:
0

评论 (共0条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0 以内
 
友情提示 本文全部内容均由用户上传,本站已要求用户上传的内容不得具有侵权或违法行为。如果您发现该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或具有其他违法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